程二花

C

我又去了上海

希望能过

今天闹了点不愉快,想了一想,下不了台的时候我该怎么办?怎样才能在心里不爽的时候表面上能收放自如。

我可以成为我想成为的任何人。

又有一天的大半夜在翻空间历史,16年之前没有你 13年之前没有他 10年之前这些人又是谁,越向前越是空落落,反而是现在较为满足。

年前参加了三个节目,断断续续排了一个多月,别人以为是苦差事,反正我是乐在其中。

冬天六点多,骑着车去练鼓,天漆黑配白路灯,清冷清冷的,感觉像在骑回家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 面对瓢泼大雨跑出公交站台,全身湿透的跑向自己选择的方向,谁也不知道雨会下多久,只有她知道这时的轻松快乐。
       “就,向前跑吧。”